當前位置:
首頁
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

全球電力企業對標研究(2019)

發布日期:2020-09-24 信息來源:電力中國 字號:[ ]

當前,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,全球經濟增長遭受嚴重衝擊,世界能源發展呈現非傳統安全問題凸顯、綠色低碳轉型加速和創新快速迭代等新特點,尤其以去碳化、去中心化、數字化“3D”特征(Decarbonisation、Decentralisation、Digitalisation)的轉型趨勢愈發清晰可見。在應對困境、轉型發展的過程中,世界同類能源企業呈現出“五個更加”的趨同性:更加注重未來生態構建,提升競爭優勢;更加注重產業鏈延伸,培育新經濟增長點;更加注重創新發展,增強活力動力;更加注重國際化經營,大力拓展發展空間;更加注重實現碳減排目標,堅定低碳發展方向。

為深入了解新形勢下全球電力企業轉型發展的內在邏輯,按照先進性、代表性、可比性的原則,筆者選取12家入選《財富》世界500強,且以發電為主的世界同類能源企業,采用“1+3+8+12”四層指標體係進行全方位綜合對標,並結合其重大經濟活動,分析排名變化的原因,總結各企業改革經營發展的共性規律和普遍做法。

2019年綜合評價指數排名呈現新變化,國內企業處於第二梯隊

2019年12家世界同類能源企業排名依次是法國電力公司(EDF)、西班牙伊維爾德羅拉公司(Iberdrola)、意大利國家電力公司(Enel)、德國意昂公司(E.ON)、德國萊茵公司(RWE)、國家電投、華能、華電、美國杜克能源公司(Duke)、大唐、日本東京電力公司(TEPCO)、韓國電力公司(KEPCO)。

其中,EDF重回榜首,Iberdrola、Enel各下降一位,分列第二、三名,RWE排名變化最大,上升六位至第五。對標企業中,綜合評價指數70分以上隻有EDF和Iberdrola,分別為76.0分、73.4分。

國內對標企業均處在第二梯隊,國家電投排名第六,華能上升一位至第七,華電下降三位至第八,大唐位於Duke之後排名第十,除大唐綜合評價指數58.2分外,國內其他三家企業均在60分以上。TEPCO排名下滑至第十一位,KEPCO業績低迷,大幅虧損,依然排最末位。12家世界同類能源企業2019年綜合評價指數及排名見圖1。

分項指標排名反映對標企業的現狀、優劣及發展趨勢

營業收入。2019年,營業收入排名前三位的是Enel、EDF和TEPCO。E.ON營業收入增幅最大,排名第五,位於KEPCO之後。華能營業收入排名第六。國家電投、華電、大唐、Duke、RWE分列第八至十二位,排名與上年相同。TEPCO、KEPCO和RWE等受電力銷售收入減少、匯率變化等影響,營業收入同比減少。

裝機容量。截至2019年底,國內企業裝機容量均領先於國外企業,華能、華電、國家電投和大唐新增裝機均以清潔能源發電為主。EDF裝機容量有所減少,位列第五;TEPCO緊隨其後,新增裝機以天然氣發電為主;Enel排名第七,較上年主要減少了煤電裝機。

資產總額。截至2019年底,資產總額位列前三甲的是EDF、Enel和國家電投。KEPCO資產總額下降一位至第四,華能緊跟其後。RWE與E.ON資產置換後,RWE資產總額大幅下降,E.ON資產總額大幅上漲,排名第九、上升三位。

EBITDA。2019年,12家企業中EBITDA排名前三位的是Enel、EDF、華能。國外,Iberdrola、Duke分別排在第五、六位,E.ON、TEPCO排名第九、十位;RWE雖排名第十一位,但經營績效提升最快;KEPCO排名最末位,EBITDA繼續下跌。國內,華能EBITDA總排名第三、國內第一;國家電投、華電、大唐分別排名第四、七、八位。

淨資產收益率。2019年,淨資產收益率排名前三位的是RWE、E.ON和EDF。其中,RWE合並利潤大幅攀升,淨資產收益率排名由第五升至首位;EDF淨資產收益率排名變化幅度最大,上升八個名次。華能淨資產收益率排名上升一位至第七。KEPCO業績持續低迷,淨資產收益率繼續下跌。

技術投入比率。2019年,技術投入比率排名前三位的是華電、國家電投、大唐。華能技術投入比率與國內另三家企業差距進一步縮小,排名第四。國外對標企業中,KEPCO技術投入比率最高,Iberdrola、EDF、TEPCO排名第六至八位。

海外收入占比。2019年,海外收入占比最高的三家企業依次是RWE、Iberdrola、E.ON。國內對標企業海外收入占比均低於10%,華能海外收入占比排名第六位,國內第一。國內華電、國家電投、大唐海外收入占比分別排第七、八、十位。

資產保值增值率。截至2019年底,Enel、KEPCO受匯率換算等影響,資產保值增值率低於100%,其他10家對標企業資產保值增值率均超過100%,其中,排名前三位的是E.ON、華能和國家電投。

勞動生產率。2019年,勞動生產率排名前三位的依次是RWE、Iberdrola、Duke,其中,RWE盈利能力大幅提升,勞動生產率由第六位躍升至首位。國內企業盈利水平均有所提高、淨利潤穩步增長,勞動生產率均突破1萬美元/人,華能勞動生產率排名第七、國內領先。

清潔能源裝機占比。2019年,E.ON清潔能源裝機占比依然排名第一。國外,除TEPCO清潔能源裝機占比較上年降低外,Iberdrola、EDF、Enel、Duke、RWE等清潔能源裝機占比均不同程度增加。國內企業裝機結構持續優化,清潔能源裝機占比進一步攀升。

CO2排放強度。2019年,CO2排放強度最低的是E.ON。EDF、Iberdlora和Enel排名第二至四位。國內對標企業CO2排放強度較上年均有增加,除國家電投CO2排放強度排名第七外,大唐、華能、華電CO2排放強度排名均落後於國外企業。

資產負債率。截至2019年底,資產負債率最低的企業依次是Iberdrola、KEPCO和Duke。RWE資產負債率降低最多,排名第六位。國內華電、大唐、華能、國家電投資產負債率較上年有不同程度降低,依次排名第五、七、八和十位。

總體呈現“式無定式,思變通久”的總態勢和“五個更加”的趨同性

EDF、Iberdrola、Enel穩居一流能源企業標杆

EDF、Enel、Iberdrola綜合排名靠前且較為穩定,分項指標也保持良好增長態勢,長期處於“第一集團”,是典型的世界一流能源企業。

EDF資本獲利及綠色發展等優勢進一步加強,營業收入、資產總額、EBITDA、淨資產收益率、清潔能源裝機占比、CO2排放強度等多項指標入圍前三甲。

Iberdrola綜合評價指數排名位居第二,除裝機規模不占明顯優勢外,無其他短板指標,一直推動數字化、低碳化、電氣化轉型,穩步開拓國際市場,注重清潔發電技術、智能電網和高效儲能技術等領域投資。

Enel盈利能力尤為出色,營業收入、EBITDA等排名第一;此外,Enel持續加大低碳化、電氣化領域投資,推動綠色出行領域發展及智慧售電售能平台建設。

E.ON、RWE改革重組後成功轉型升級

E.ON和RWE是歐洲傳統能源企業,更是全球能源轉型的先行者。兩家企業將改革業務調整從集團內部走向集團之間,是對未來發展的戰略選擇。改革重組後的RWE、E.ON經受住了轉型的陣痛與考驗,雙雙重返世界一流能源企業陣營,實現了雙贏,進一步驗證了其戰略選擇的正確性。

E.ON累計完成RWE旗下Innogy90%的股權收購,聚焦能源網絡、綜合能源服務等核心業務,綜合評價指數排名第四,資產保值增值率、清潔能源裝機占比、CO2排放強度位居首位,綠色發展領域表現出色的同時,更加注重未來生態構建。

RWE收購E.ON所屬可再生能源資產後,可再生能源業務貢獻了一半以上的EBITDA,綜合評價指數由去年第十一位升至第五位,排名大幅提升,正努力打造世界領先的可再生能源公司。

國內企業一流示範更進一步

國內企業在創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進程中更進一步,國家電投、華能、華電、大唐分列第六、七、八、十位。其中,國家電投資產總額、清潔能源裝機占比(超過50%)、CO2排放強度國內領先,基本完成從傳統電力企業向清潔能源企業的轉變,並計劃到2025年,清潔能源裝機比重提升到60%;2035年提升到75%,進一步推動沿海核電基地的建設,推動以分散式風電和分布式光伏與儲能相結合的綜合智慧能源應用。

華能12項指標較上年均有了新的提升,裝機容量依然排名首位,營業收入、資產收益率、EBITDA、海外收入占比、資產保值增值率、勞動生產率等國內第一,資本獲利、跨國經營、高效運營、有效供給、綠色發展等方麵表現可圈可點,創建世界一流能源企業步伐不斷加快。

華電技術投入比率國內最高、資產負債率國內最低,全年科技投入增速2.4%,一直堅持以管理創新、科技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培育新動能、新業態,大力發展“清潔友好、多能聯供、智慧高效”的綜合能源服務業務。大唐趕超勁頭十足,更加專注於加快轉方式、調結構,推動區域布局重點轉移,將優勢資源向優勢區域傾斜,著力打造安全、綠色、智慧、價值共享、持續成長的世界一流能源企業。

Duke、TEPCO、KEPCO排名靠後但各有所長

Duke綜合評價指數排名第九,但在綠色金融創新方麵成效顯著,先後三次發行共計23億美元低息綠色債券,希冀綠色金融成為其清潔能源業務發展的戰略支點,積極拓展了公司清潔能源業務。

TEPCO排名第十一位,下降四位,售電量減少導致營業收入下降,也因核燃料殘渣回收費用巨大出現利潤虧損,但依然積極探索除核電以外新的合作機會,與Orsted簽署協議共同開發海上風電項目,加速清潔能源技術研發的部署和V2G的技術應用,推進日本交通領域實現綠色低碳發展。

KEPCO由於2019年經營業績大幅下跌,資產總額、EBITDA、淨資產收益率、資產保值增值率、勞動生產率等相關指標表現均不太理想,但堅持創新引領,加大能源技術、商業模式、新興業務等創新力度,增強轉型發展的活力及動力。如開展超臨界CO2動力循環研究,使用P2G技術開發微型電網,開發推出六氟化硫提煉裝置,與阿聯酋核能公司在新的核電領域開展合作,計劃2022年建立自己的科研院校等。






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
瀏覽次數: